下载手机端

扫码下载石正新闻网APP了解更多吧!

当前位置:石正新闻网>综合>白老虎博彩公司 - 故事:古墓挖出名贵玉石,他贪心带回家,不久家里连续有人丧命

白老虎博彩公司 - 故事:古墓挖出名贵玉石,他贪心带回家,不久家里连续有人丧命

  • 编辑:
  • 时间:2020-01-11 14:02:02
  • 来源:

白老虎博彩公司 - 故事:古墓挖出名贵玉石,他贪心带回家,不久家里连续有人丧命

白老虎博彩公司,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月邪

“好像挖到什么东西了。”

“好像下边是有什么东西。”

“快看!是一副棺材!”

“吵什么吵,吵什么吵!”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人推开人群走了进来,当他看到脚下土坑中那副被岁月腐蚀得近乎满目疮痍的棺材时,不禁眯起了三角眼:“还真他妈的有副棺材。”

而中年男子身旁一个尖嘴猴腮的青年忙是附在了他的耳畔耳语着:“头儿,我听说咱们现在施工的这个地方,以前好像是什么皇陵的遗址。前几年来了个考古队探查,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以为是谣传,此后就不了了之了,不过真没想到这个传闻是真的啊。”

“你说的是真的?”中年男子持有着怀疑态度。

“瞧您说的,我还能骗您不成。您想啊,这可是皇陵啊,虽然不能确认是不是真的,不过咱们面前的这副棺材还能有假啊?依我看这副棺材这么大,里面的陪葬品一定不少。”

中年男子听到“陪葬品”三个字,看着棺材的眼睛都直了:“那还等什么,还不快开棺。”

那尖嘴猴腮的青年闻言转了转眼珠:“头儿,先别急着开,这里人多眼杂,还是先运走为妙。”说完,他还不忘瞟了一眼身后的一群人。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随即转身挥了挥手:“那个,差不多到午饭时间了,大家伙也都挺累的了,先去休息一下吧,今天每人加一个鸡腿。”

听到中年男子的话语,那群建筑工人欣喜地四散而去。见人群散了开来,那尖嘴猴腮的青年人忙是找来了四个身强体壮的人将那副棺材抬到了一辆运载着建筑器材的货车前。

此时,那青年遣散了那抬棺的四人,并找来了那个中年人,一脸谄媚地说道:“嘿嘿,头儿,都办妥了。”

“不错不错,你小子办事我很满意。”中年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就好好跟着我,以后我吃肉准有你的骨头,我吃骨头准有你的汤。”

“哎呦,那就太谢谢您嘞。”

“我奉劝你们最好不要打开这副棺材。”

“谁?!”中年男子眯起三角眼开始打量起了四周。而那尖嘴猴腮的青年同样如此。

中年男子话音落下,我慢慢地自车后走了出来,若无其事地站在了他们两人的面前。

此刻,我清楚地看到了他二人看向我的眼神十分复杂,这其中有惊恐、有慌张,还有胆怯,而那中年男子的眼神中更有一丝的阴狠若有若无地浮现在他的眼底。

世人果真如此肮脏,为了一己私欲不惜杀人灭口。看来那个中年男子已经对我起了杀心。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到底是我破坏了他们的“好事”。“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是永恒不变的定理,我能理解,若不是为了避免开棺伤及无辜,这种人我很是不屑去解救的。

就在一小时前,我观此方向有黑气缭绕便断定这里有某种邪物即将问世,所以便匆忙赶到了这里,却不想竟看到了这样一幕。

“你是什么人?!”中年男子十分忌惮地望着我。

“救你的人。”

“救我?”那男人闻言顿时笑了:“哈哈,你以为你是谁啊,耶稣再世吗?哈哈!”

听到那男人的话语,我自始至终都没有露出任何的表情,而后他身旁的青年也开始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听着他们两人那恶心的笑声,我丢下一句话便径直离开了。

“日后若是有事可以来‘两生居’找我。”

七日后的早晨,我还在两生居中打理着那盆兰花,此时门外却响起了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大师,大师在吗?!大师!”

随后,那个身材臃肿的中年男子便闯了进来,看到我的背影后,他忙是上前一改当日的常态:“大师,我可找到您了,还请大师救我性命啊。”

“死了几个了?”我一边给兰花浇水,一边轻描淡写地问着。

听到我的问话,那男人开始号啕大哭:“我母亲死了,我母亲死了。”

“当日我便告诫过你不要打开那副棺材,可你偏偏不听,今日你母亲的死便是你一手造成的,不过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古墓挖出名贵玉石,他贪心带回家,不久家里连续有人丧命。

听到我的讲述,那男子一瞬间跪在了我的面前:“大师,求您救救我,也救救我的家人吧。”

“你利欲熏心,命中有此一劫,无救。只是可惜你家中的妻女也要步了你的后尘。”

“啊?大师,大师,您不能见死不救啊,要多少钱,您开个价,多少钱我都愿意出啊。”

“你以为这天下人都和你一样吗!”我眼神冰冷地扫视了他一眼。

“这…….”

“知道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而是你母亲吗?”

那男人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你母亲把佛骨手串送给了你,因此你才躲过一劫,换句话说,你母亲是代你而死。”那个“死”字脱口而出时被我加重了语气。

“什么?!”那男子闻言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我放下了手中的花壶,直视着他:“回去吧。”

“不!大师,您不能见死不救啊。我知道是我利欲熏心,我该死,可我的妻女是无辜的啊,求您救救她们吧。”他开始拼命地磕着头。

看着他慢慢流血的额头我终于动了一丝恻隐之心:“也罢,自古佛道本一家,看在你妻女每日抄写经文,积攒了一些阴德的份上我就帮你一次。”

“多谢大师,多谢大师。”那男子欣喜间再次叩首。

“把你看到的一字不漏说给我听。”

“好,好。”

原来那一日,这男子将那副棺材偷偷地运回了家中,并找来了几人撬开了那副棺材,棺盖打开的那一瞬间,只见棺内一片金黄,金灿灿的金丝串联着成百上千的玉片十分的夺人眼球。

男人一看顿时激动得无以言表,他给了那几人一些钱财,并告诫他们不要声张,之后,他开始翻阅典籍,他了解到原来那件由金丝玉片串联而成的尸衣就是传说中的“古玉尸衣”,而这种尸衣一直流行在汉代,只有皇室贵族才会有资格穿戴,此时他不禁想起了那个青年的话语。

那一晚他兴奋得一整晚没有睡意,他认为自己咸鱼翻身的时候到了。第二天,他便匆匆来到了黑市找来了一些自称为“专业人士”的人,开始将这件古玉尸衣自那具尸体上拆下。

拆解的过程很费时也很费力。三日后,那件古玉尸衣还是被拆了下来,并且十分完好。

可就在他激动得想要大摆宴席庆祝之时,拆解玉衣的那几个人却告诫他,那棺中尸衣内竟然没有尸体,而有着的只是一个纸人。

这不禁令他感到匪夷所思。不过这还不是最诡异的,最诡异的是,那个纸人竟保存得十分完好,埋在地下这么多年,那纸人就和新扎好的一样。

要知道这扎纸一闻是在明代才兴起,汉代根本就不曾有过类似的发明。在汉代的棺材中发现了一个明代才会出现的纸人,任谁都有些感到不可思议。

随后,那几人提议,说这棺材太邪门还是烧掉为好,男子随即把心一横,便把那副棺材烧掉了,可就在他将火把丢进去的那一刹那,他看到了棺内的纸人竟然活了,并且用充满了怨毒的眼神看着他,这不禁令他背脊一凉。

而当晚,怪事便出现了。

入夜,在梦中,他梦到了一个人,那人身穿金色的冕服,胸口的衣襟上更是绣有九条金龙,栩栩如生。可就在他想一睹那人的面容之时却惊奇的发现,那个人竟然——没有头颅。

而后这男人开始拼了命得在梦中奔跑,而那个无头的男人紧紧得跟在了他的身后,紧接着中年男子便听到四周飘荡而来的阴森可怖的声音。

“还我的头来,把我的头还给我……”

一瞬间,男子被吓醒了,醒来之后他发觉颈部异常疼痛,随即喊醒了妻子,他妻子一看,顿时被吓了一跳,只见他的颈部有着十道血红的指印。

第二天,他的母亲便将那佛骨手串送给了他,并对他交代了一些遗言。那时男子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已经大祸临头,不过他对母亲的举动还是起了一丝疑惑。

第三天,可就在第三天的子夜,男子奇迹般的梦到了他的母亲,而他的母亲面目慈祥地问着他:“我的头没了,你看见我的头了吗?”

男子闻言,顿时有些莫名其妙,他不禁上下打量了一眼母亲,不看不要紧,可这一看之下,他惊奇地发现,面前的母亲竟然穿着一件金色的冕服,而在冕服的胸口处居然绣有九条金龙,这衣服正是昨日他梦到的那个无头男人的衣服啊。

再去看母亲的双手,异常的白皙修长,这哪是自己母亲的手啊。一种可怕的念头顿时油然而生。

他大叫着自梦中惊醒了过来,醒来之后他便奋不顾身地跑进了母亲的房间,进入房间他便被眼前的景象吓得瘫软在了地面上,只见他的母亲此时正坐在房间中央的那把摇椅上,而那摇椅还在“咯吱咯吱”的摇个不停,可怕的是,他母亲的头颅居然不见了,只剩下了躯体坐在那摇椅上不停地摆动着。

听完他讲述的经历之后,我沉思了片刻:“那件尸衣呢?”

“还在我家中。”

“走,带我去你家。”

“好。”男子忙是起身头前带路。

一个小时后,我跟随男子来到了他的家中,进入家中他直奔卧室而去,在妻子与女儿惊异的目光中他猛地掀翻了卧床,可床下却是空无一物。

他大惊着看向了妻女:“床下那件‘古玉尸衣’呢?”

他妻子惊恐地摇了摇头:“什么尸衣啊,我不知道啊。”

“今天可有人来过?”

“有,小龙来过。”他妻子战战兢兢地回道。

“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那男子一瞬间气得青筋暴起:“我去找他!”

我忙是制止了他:“不必了,他已经来了。”

“什么?来了?”男子愕然道。

“嗯,你们待在屋子里,不要出去。”说完,我走出屋子随手关好了房门,坐在了院落中的石凳上,安安静静地等着他的到来。

一刻钟后,院门被推开了,却见当日那个尖嘴猴腮的青年男子身披“古玉尸衣”四肢僵硬地走了进来,望着他那毫无血色的面颊,我道:“你已经杀了两个人了,就此收手吧。”

“还我头来……”

“冥顽不灵!”我纵身一跃便是拍了上去:“破!”

他却只是被我击退了一小步,他慢慢地抬起了僵硬的头颅,用那双凹陷的双眼凝视着我:“把头还给我……”

话音落下就见他挥舞着双手向我袭来,我立刻闪身躲避,忙是自腰间掏出了七颗碧绿色的玉石以北斗七星的阵型丢在了它的面前。

我双手不停地变换着指决,敕声喝道:“七星归位!”

我的话音落下就见那七颗玉石亮起了一阵璀璨的光芒。

“恭请天枢,贪狼星君——归位!”

刹那间一道耀眼的光芒自一颗玉石中飞射而出,光芒散去之后,那人的头颅一瞬间滚落在地。可是那件尸衣却完好无损,这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

我咬紧牙关,再一次变换了指决:“恭请天璇,巨门星君——归位!”

话音落下,就见一道耀眼的光芒划过了那人的腰间,至此它已被我拦腰斩断。剩下的半截躯体也倒在了地面上,可就在我长出一口气的时候,那件古玉尸衣竟漂浮在了半空中,下一刻,一个身穿金色冕服没有头颅的魂体出现在了尸衣内。

不好!

我乍看之下不禁大惊失色:“紫微斗气,九五命格,帝王之相!”

我眉关紧锁,迅速自腰间拿出了一块黑色的玄铁令牌:“呔!阴司鬼令在此,还不退下!”

我话音落下,就见尸衣内的魂体兀地消失了,而那件尸衣也随之掠空而去。随后屋子内的中年男子与他的妻女忙是跑了出来。

“大师,为何不除掉他,为民除害啊。”

我狠狠地瞪了那男子一眼:“他生前乃是一代帝王,身怀紫微斗气,更有九龙护体,无人能伤得了他。”

“啊?”那男子吓得跌坐在了地上:“那我岂不是没救了。”

“都是你啊,被贪欲迷了双眼,我每日诵经念佛也未能帮你还掉这些债,看来这都是命啊,命啊。”说着说着,那人的妻子抱着女儿开始失声痛哭。

看着眼前这三口之家,我突然有些于心不忍,随即便把手中的“阴司鬼令”丢给了那男子:“将这令牌悬在家中三日,可保你三日无忧,三日后我会找到破解之法,届时我便帮你降了他。”说完,我头也不回得离开了。

回到两生居后,我开始闭门谢客,终日思考这解救之法,可就在三日后的夜晚,突然一位不速之客的到来着实使我惊讶了很久。(作品名:《古玉尸衣》,作者:月邪。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右上角【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

甘肃11选5

相关文章

Copyright 2019 石正新闻网

canijosymas.com 版权所有